茗芷

喜全职,黑篮,ACCA,十分杂食。手速时速六百,还有拖延症。粉我的小天使们,辛苦你们了。其实是个话唠,限于手速,硬被憋成闷骚。

(肉)赤黑同居三十题6,15,16,17,26,27,28,29,30

6大扫除

15帮对方吹头发

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

17庆祝某个纪念日

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

27穿错衣服

28一方受轻伤

29意外的求婚

30

日期设置在7、8后面

能把这么多凑一块也是佩服我自己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更新了哟,那些没写的就先不写了,因为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(啊呸)

第一次开车,第一次写那么多,请多多关照

赤黑同居三十题13、14

13一方卧病在床 14午睡

“39度呢,哲也。”

“阿征,我真的没事。”

“已经高烧了。唉,算了,先把这杯药喝了吧。”

黑子接过杯子,略吹了吹,喝了一口之后,表情立刻变得很奇怪,不过他还是保持这个表情,把药喝完了。

“太难喝了…唔。"

赤司扣住黑子的后脑,吻了上去,舌头彼此交缠着,黑子嘴里的苦涩逐渐褪去。

“好了,不苦了。先睡觉吧,睡醒了,就差不多好一些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似乎是药效起作用了,黑子很快进入了睡眠。

赤司用手轻轻抚摸着黑子的睡脸,轻叹了口气。


“不要让我担心啊。”

赤黑同居三十题12 23

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

赤司从京都回来后,一直想找个时间也找个理由,跟黑子讨论一下未来孩子的事情。虽然黑子看起来还挺喜欢小孩子的,但是他似乎有些怕麻烦。于是赤司开始创造机会。

这天,二人出去散步回家后,黑子提出想养宠物的想法。
"阿征,我们养点宠物吧。"

"可是我不是很喜欢那种不听话,到处乱闯的宠物。"

"好吧,而且掉毛的话,清理起来也比较麻烦。那算..."

"不如我们养个孩子吧。"赤司充满笑意的眼中闪过一丝胸有成竹的神色。

"啊?"黑子一脸茫然。

"孩子又不会掉毛,还可以给我们养老。我们养个孩子吧。"

“ 也可以…”

黑子还处于一副没想明白孩子和宠物有什么关系的状态,却一下被赤司公主抱了起来。

“ 那我们现在去造孩子吧。”

“ 等等,我生不了啊…唔…”

漫漫长夜(拉灯)

赤黑三十题10、11

10早安吻

这难道不是每天都有吗?

11替对方挑衣服

因为天气莫名出现了很剧烈的变化,黑子带来的衣服不够了,于是二人去商场给黑子购入一些衣物。


“哲也,这间店是我们家旗下的一个品牌,要不就这间吧。”

“呃…好吧。”


“哲也觉得这件怎么样?”

“我怎么记得阿征好像有件类似的。”

“和我穿情侣款的,不好吗?”

“也不是不可以了…”

“哲也,这件感觉很适合你。要不要也试穿一下?”

“确实不错呢”

“这件呢?”

“可以。”


……


“那就这些都买下来吧。”

“全部?!”

“是啊,全都挺适合哲也的不是吗?”

“可…”

“一次性多买些,以后哲也就在赤司家常住吧?”赤司直视着黑子的眼睛。

“一辈子怎么样?”赤司笑道。

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心思挺乱的,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

希望大家有b站账号的去投赤队一票啊,赤队进了16强我双更啊啊啊啊啊
虽然觉得这个排名没什么用,但我还是想让赤队获得更好的名次
给赤队打call!!!

赤黑同居三十题9

9相隔两地的电话

为什么二人会相隔两地呢?当然是因为要开虐了。

其实是因为赤司回家出柜去了。

赤司去京都见了自己正在京都休养的父亲,将自己与男人交往的事,告诉了他。于是,就被被留在京都了分宅了。


“哲也。”

“嗯?赤司君…”

“赤司君吗?”

“好吧,阿征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今天回来吗?”

“有点事,先不回去了。哲也会想我吗?”

“就一天而已……阿征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。”

“只在哲也一个人面前幼稚,好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哲也,还没说会不会想我呢。”

“好吧,想你。”

“我也会想你的。晚安,哲也。”

“晚安,阿征。”


第二天,黑子刚醒,就听到一阵开门的声音。原来是赤司回来了。

“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“因为哲也想我了啊。”

赤黑同居三十题7、8

7浏览过去的相片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
黑子在客厅里无所事事地走着,突然看到了一张高一时自己生日那天,奇迹的世代出去打街篮读的那次的合照。那张照片被赤司用精美的相框裱了起来,却被放置在一个笔筒的后面,上面已经落了一层灰尘。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或许黑子从这里再住上几年也发现不了。


黑子拿起相片,随手抹去上面的灰尘,问赤司:“你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照片藏得这么隐蔽?”


赤司凑到黑子身边,弯腰将下巴放到黑子的肩膀上,看到照片却愣了一下。


“怎么了?”黑子察觉到赤司一瞬间的怔愣,不禁开口问。


“没什么,”赤司笑了笑,“只是当时向你告白的时候,被你拒绝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又输给你了一次。明明当时已经确认你对我也不仅仅是朋友,却还是被拒绝了。不过现在,你已经是我的恋人了啊。”说到这里赤司环住黑子的腰,转头吻了一下黑子的脸颊。


黑子的脸一下红了,他似是想到什么,却欲言又止。


”你当时为什么拒绝我,因为我们都是男的吗?你不可能当时真的没意识到吧。“赤司追问。


”不,我只是不想耽误赤司君。毕竟赤司君这么优秀,而且赤司君的家庭肯定是不允许赤司君和一个男的…所以…“


”所以你觉得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吗。“赤司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。


”赤司君,我…“黑子似乎有些慌了,想要挣脱赤司的怀抱,去看看他的表情。


赤司的语气又柔和下来”哲也,在跟你在一起之前,我已经想好了这些事,只是哲也的父母…我还不是很熟。“


”我父母应该还可以,我之前有说过这方面…。“


”那哲也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吗。“


”嗯…会吧。“黑子本来用了不确切的语气,但在感受到腰间似乎越来越紧的力道后,”好吧,会。“


随着这句话的落下,二人又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,拉出一道长长的银丝。


赤司拿出一个相册,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翻看着。


”话说当年的赤司君一直在追求胜利,似乎只输过那一次呢,之后也没有输过。“


”哲也凭借别人很难发现自己,就除了打篮球外一直懒懒散散的呢。“


”可是这样真的比赤司君不知轻松了多少倍。“


”不过哲也也有很执着的时候呢,比如篮球。“


”篮球是挚爱啊。“


”而且还在我们成为恋人以后,也依然坚持用敬称呢。“


”那,叫什么呢…“


”叫阿征,好吗?“


”…阿征?“


”嗯。“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文后语(一定要看啊)----------------

粉我的小天使们,这里这里!

因为我最近在上辅导比较忙,所以更得更慢了。我希望能在暑假前就写完三十题,想就是不是太有脑洞的就水一下,然后认认真真准备第三十题(嘿嘿嘿)。大家把想法在评论里说一下,可以吗

同居三十题5

5做饭
黑子醒来时,赤司依然在床上躺着,看起来睡得很沉。

“今天赤司君起得比我晚呢。”黑子用气音自言自语道。接着,他又想到昨天赤司一直在忙学生会的事,凌晨才回来。他轻手轻脚地下床,没有穿拖鞋以防发出声音。
走到客厅,黑子突然想之前一直是赤司给自己做或者买早饭,今天赤司还没起,就由自己来做早饭吧。这个想法刚想起来,黑子又开始纠结。因为其实黑子和赤司一样都不会做饭。在赤司家住的这一段时间,除了买的早点以外,二人几乎一直都吃的是吐司煎蛋牛奶三件套。
打开开冰箱,有一些菜。黑子挑了一些青菜,想,[要不煮面吧。]煮面不会发出太大声音,而且联系自己的厨艺,黑子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-------------煮面步骤略----------------

滴香油的时候,黑子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,吓得差点整瓶香油都倒进去。

"赤司君..."
"哲也只穿睡衣,不冷吗?"
"忘换了...算了,赤司君先去餐桌等我吧,我盛面。"
"好,chu~。”

“很好吃,就是太香了。”
“如果不是你突然从背后抱住我,我是不会到这么多香油的。”
“嗯,我的错。第一次吃黑子做的饭呢,我一定会认真吃完的。”

赤司微笑着说出这句话时,黑子莫名感觉害羞。

[赤司君原来没有这么撩的吧。]

赤黑同居三十题4

4一方的起床气

文前语:感觉无论是谁有起床气,都十分ooc(。﹏。)嗯。。。你们凑活看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上七点半

“哲也,起床了。”

“嗯”(那种拒绝还带撒娇意味的,你们自己念一下就能体会了)

“已经七点半了,我做好早饭了哦。”

黑子动作十分利落地用被子蒙住头,“不要!”

“之前哲也可不赖床的,是因为昨天失眠了吗?”

“对,我今天下午才有课,别叫我了…”

“是因为昨天刚刚确定恋人关系吗?”想到这层,赤司嘴角的弧度不禁又上扬了些。

“对对对,我是你恋人还不能撒娇吗!让我睡觉!”随即裹着被子,翻到了床的另一边。

"当然可以了。“赤司的笑意和宠溺填满了这句话,接着也走到床的另一边,掀开一点被子,俯身“chu~,我出门了。”

“嗯嗯嗯,拜拜拜拜。”



“……”这里是彻底醒过来,一脸懵逼的黑子。

刚起身没有五秒的黑子又用被子蒙住了头,脸急速升温,内心咆哮【我刚刚到底怎么说出来这么羞耻的话啊啊啊啊啊】

纠结了几分钟,黑子终于起床了,洗漱完后走到厨房,看到厨房的门上贴着一张便签,是赤司写的。


早饭放在微波炉里了,记得热热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你的赤司


【嗯,我也爱你。】

赤黑同居三十题3

3一起看恐怖电影
有一天,赤司在网上搜资料时发现一条电影宣传,是一部由日本知名导演拍摄的恐怖电影即将上映。
'说起来,我们已经算是同居了吧,但却没有出去约会过一次呢。'看到这里,赤司不禁想。'如果哲也害怕的话,也可以确认一下恋人关系,没有名分我可是不满足的呢。'

"黑子,今天周末我带你去看电影吧。是你很喜欢的那个导演拍摄的呢。"
"嗯,谢谢赤司君了,只是他的电影票都不太好订。不会很麻烦赤司君吗?"
"放心吧,票我已经订好了,跟我走就好。"
"谢谢。"
"跟我不用这么客气的。走吧。"

------电影院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
"走吧。"一进放映厅,赤司就自然而然地像情侣一般牵起了黑子的手。黑子稍稍挣脱了一下没有挣开,发现赤司虽然握得不疼,但是握得很紧,就又看了一眼两人紧握的手,而后慌张地移开了视线。
四周全黑了,两人紧握的手在坐下之后依然没有松开。黑子的注意力依然停在两人紧握的手上,而放映着的电影则成为了背景。
眼看电影已经过去了小半,黑子依旧在走神,也没有害怕的意思,赤司笑着晃了晃两人紧握的手。
"嗯?赤司君..."
"黑子,我喜欢你。"
"额,我..."
"跟我在一起吧。我知道你对我也是不一样的,对吧。"
"我..."
"不要逃避了,给我一个正面答复好吗。"
"不,赤司君你听我说,你们家是大家,你父亲不会允许你找一个同性的。我不想耽误你,你还能走很远,不要为了所谓的爱情而耽误你自己。"
"黑子说完了吗?"
"嗯。还请赤司君好好考虑一下..."
"黑子,果然还不够了解我啊。"
"?"
"在认定你的那一刻,我已经考虑了这些事,还考虑了解决的方法,虽然还需要具体的测验,但你可以放心了。你现在就需要决定要不要给我一个名分。"
"我再想...唔"

赤司没有再给黑子考虑的时间,就着放映厅里的黑暗,给了黑子一个温柔而缠绵的吻。

"我...唔"

又是一个温柔而缠绵的吻。

"好...唔"

'怎么还来?!'第三次被吻住的黑子不禁想。然后又被吻得晕乎乎的。